关于我们官方微博用户反馈设为首页收藏本页
首页 > 理论纵横 > 理论阵地 > 正文

不能让村干部成为“土皇帝”

2015-12-31 15:48:05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近期播放的武汉市电视问政短片,聚焦了部分村级组织软弱涣散问题。武汉东湖风景区湖光村两次换届共花费40多万元,村民纷纷质问这些钱都干什么用了。已担任村支书10多年的李宏念在2014年再获连任,一些村民表示不满,还有村民反映:“李宏念曾在公开场合说:‘村支书永远是老子搞,老子不搞儿子搞,儿子不搞孙子搞!’总之,湖光村由他们家说了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 自辛亥革命推翻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以来,官员世袭制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在此后100多年的现代中国历史进程中,尽管出现过短暂的复辟闹剧,也一度有过个人崇拜之风,但是哪怕再大的“老虎”,也没有胆子公开宣扬搞世袭制的想法。武汉这位村支书的说法无疑让人大跌眼镜:小小村官,有什么能量在村里搞“世袭制”,“子子孙孙都要当村支书”应该只是一句酒后妄言吧?

  然而,组织软弱涣散的问题,往往越到基层越为显著,村官“子承父业”在一些地方真实地发生着。这些“继承”村官职务的“村官二代”,并非靠自己的实力取信于民,而是凭借家族势力,通过买选票、经济胁迫乃至人身威胁等手段上位。因为缺乏有效的监督,村民自治的美好愿景被破坏,村民的公民权利被践踏,村里无论成文还是不成文的规矩也都形同虚设了。

  我们可以看到,在出现村干部“世袭”现象的地区,既有经济实力雄厚的富村,也有经济基础薄弱的穷村。有的“世袭”破坏了选举的规矩,涉嫌违法;有的“世袭”则假借民主之名,行专权独断之实。这些村基本面貌不同,共同特点则是权力运转的封闭——村民自治变成村支书、村委会主任的治,村民无法有效地表达、组织自己的意见,个别“爱挑事”而实际抱有政治参与热情的普通村民,却被村干部所打压。

  不可否认,基层治理面临许许多多的复杂局面。比如一些乡村地区,许多村民家族意识浓厚并日益抬头,村民尚未形成现代的政治参与观;在城乡壁垒打破的情况下,一些农村地区又出现了空心村的情况,很多村民在客观上难以回乡参加选举和自治,留守在村里的很多是老人与孩子……然而,这些情况都不是容忍村干部“世袭制”或者变相“世袭”的理由。  其实,如果纵容“世袭”,那么以上不利于乡村民主的因素还会更恶化,让组织软弱涣散问题陷入怪圈。

  一些搞“世袭”的村干部经常有这样的思维——我个人能力强,为村里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,而且自家亲戚子弟也能力出众,所以指定“接班人”很是理直气壮。就算这些村干部和他的亲戚子弟能力出众,但是“有能力”和通过正当合法的程序当选,显然是两码事。你有能力,别人也有能力,不能因为你的能力而阻止别人施展能力。况且,在“能人腐败”现象层出不穷的当下,单凭个人能力远远不足以取得村民的信任。

  尽管村官不是国家公务员,但是一般人们还是将之视为村里的官员,至少他们一定程度上掌握了官员才有的公权力。那么,对村官的要求,就应该参照官员的标准来看。村官也应该具有现代的政治素养,敬畏手中这点不大但是对村民来说也很重要的权力。同时,村官决不能是村霸,对那些口吐狂言、手段毒辣的村官,纪检监察部门应该及时介入。不管如何,那些像“土皇帝”一样的村官,哪怕其治下的乡村发展再好,也是不适宜留在村官队伍中的。

提示:试试“←  →”可以实现快速翻页×

上一篇:依法治国进入“快车道”
下一篇:两会财经观察:保护消费者权益也事关我国的经济发展吗?

分享到: